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,乖不疼的把腿涨开h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Admin时间:2019-04-17 04:11

 瞬息之间,黄子萧顿感全身的血脉喷薄,心中砰砰狂跳。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他也有男人的原始冲动,面对这样的香蒲团,他也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。呼吸变得急促,浑身也有些发颤,原始的冲动让黄子萧忘记了他给自己和她之间设置的底线,猛地伸出双手,紧紧地箍住了她的柔软细腰。

  原始的冲动是最大的冲动,也是最难以克服的冲动。黄子萧再也无法忍耐,双手紧紧地搂住曹俊丽的细腰,脑袋开始又钻又顶又磨蹭,鼻子肆无忌惮地吸

  吮着她身上的香气,嘴头子也不老实起来,虽然隔着浴巾,但也是一寸香肤一寸亲,寸寸亲过留牙痕。

  此时的曹俊丽更是魂不守舍,她恨不得一口就将黄子萧给吞了,好解她那憋了几个月的ji渴,她迫不及待地道:“快,快抱我上

  床。”
本文出自创业指南网
  去他奶奶的吧,她说的对,什么狗屁传统观念,先把原始的冲动给灭了再说。黄子萧忽地起身,双手将她横抱起来,喘着粗气朝卧室大踏步冲去。

  进了卧室,黄子萧抱着她一起滚到了席梦思上。

  曹俊丽脸色发烫,目光迷离,嘴里娇

  喘

  息息,黄子萧粗喘如牛,他要向她证明自己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太监,在这个席梦思床上,黄子萧要征服的她连连告饶。

  刺啦一声,黄子萧抬手将她的浴巾扯掉。

第1章 特大案件

  黄子萧从政法学院毕业之后,分配到了东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,成了一名刑警。

  从事警察行业,要想混得开提得快,当刑警是最佳的选择。尤其是像黄子萧才从大学毕业,就成为了一名刑警,起~点就比别人高。

  刑警大队每晚都要安排刑侦人员值班,今晚恰好是黄子萧值班。

  一般的案子,大部分都由辖区内的派出所处置,再大点的案子,基本也是由市局的治安大队进行处置。能够让刑警大队出面的,那就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了。因此,刑警队员值班,有时候一晚上都没有什么事。

  接近深夜十二点了,黄子萧打了个哈欠,虽然很困,但也不敢疏忽大意。为了提神,黄子萧起身走出办公室,越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,转身朝回走去。

  当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前的时候,黄子萧突然听到了从办公室内传来了一种若隐若现的奇怪声音。

  当了半年多的刑警,黄子萧养成了时刻保持警觉的习惯。这种声音很小,要是寻常人可能听不到甚至是疏忽掉了,但黄子萧却敏锐地听到了,他不禁停下了脚步,凝耳仔细一听,顿时脸色发烫,因为他听出了这种声音是什么样的动静。

  黄子萧剑眉一皱,抬头看了看门上挂着的局长办公室的牌子,厌恶地掉头就走。

  局长叫王奇,今年四十多岁,看上去还算是个稳重的人,却没想到这么晚了,他不回家,竟然躲在办公室里做这种龌龊之事。

  回到值班室,黄子萧越想越是愤懑,但转念一想,那个女的是不是王局~长的老婆呢?

  想到这里,黄子萧决定调取监控录像看一下。

  值班室里的监控录像覆盖整个办公大楼,黄子萧将这一楼层的监控录像给调了出来。快速搜寻,不一会儿,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女子,身材婀娜,她边走边小心谨慎地前后观看,唯恐被别人给发现了。当她走到王局~长办公室门前时,房门悄然打开,她立即闪身而入。

  看到这里,黄子萧暗吃一惊,因为他认出了这个女子是谁,她压根就不是王奇的老婆,而是户籍科的韩静。

  韩静是一个很惊艳的少妇,她的老公是下边一个派出所的所长,但她却暗中和王奇苟合在了一起。

  马勒戈壁的,真没想到王奇韩静竟然是一对狗男女。如果不亲自看到这监控录像,任谁说黄子萧也不会相信的。黄子萧气愤地将录像给关了。

  就在这时,值班电话响了,黄子萧急忙伸手抓起电话。

  这是一个报警电话,报警的是下边派出所的片警,市发改委的家属院发生了凶杀案,而且凶杀案的现场竟然是在市棉纺厂厂长龚腾的家里。

  棉纺厂厂长的家里发生了凶杀案,这可就不是一般的案子了,毕竟棉纺厂是本市最大的一家企业,甚至龚腾在发改委里可是挂名主任,黄子萧扣断电话后,立即将这一案情报告给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齐华,随即带人匆忙赶往案发现场。

  可到了案发现场,龚厂长的家门紧闭,门口站着几个人。

  这几个人样子很是焦急,其中一个正是棉纺厂厂长龚腾。龚腾身边还站着两个派出所的民警,其中一个正是报警的那个片警。

  黄子萧问道:“龚厂长,谁被杀了?”

  “我老婆,是我老婆,我老婆被人给杀了,呜呜——”

  黄子萧闻听,脸色一凛,棉纺厂厂长的老婆被杀了,这个案子将会无限升级,因为棉纺厂厂长龚腾的身份可不一样,在市里高层有很大的影响力。棉纺厂在东山市是最大的国营企业,龚腾这个厂长的行政级别,那可是正县级。

  黄子萧以为房门紧闭,是为了保护好现场,道:“龚厂长,请将房门打开吧。”

  “我的钥匙好像是忘在办公室了,我派工作人员去我办公室里找,但没有找到。我心里很乱,也不知道钥匙丢哪里了。“

  老婆被杀,导致堂堂的棉纺厂厂长也乱了阵脚。

  黄子萧不禁纳闷地问道:“你们连门也没进去,怎么就知道里边发生了凶杀案?”

  一个中年男子道:“我是龚厂长的朋友,是我从阳台上发现龚厂长的夫人被杀了。”

  黄子萧立即吩咐派出所的干警,调开锁匠来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市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齐华带领勘查人员赶到了这里。

  不一会儿,开锁匠来了,将门打开,黄子萧齐华还有其他的刑警以及法医进入现场,其余人等一律不得入内。

  当黄子萧和齐华等人来到卧室之后,顿时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。

  一个三四十岁的少妇躺在了床上,嘴里塞着布,双手双脚被尼龙绳捆缚,下身赤~裸,上身全是鲜血,死者的一双眼睛瞪得很大,显然是死不瞑目。

  黄子萧从警以来,从没有见过如此血腥恐怖的凶杀现场。

  法医和技术人员仔细勘查现场,齐华吩咐:“不要漏过任何的蛛丝马迹,这个案子性质不同一般,因为死者是棉纺厂厂长的老婆,咱们谁都不能疏忽大意。”

  大家都感到这起案子的严重程度,勘查起现场来一丝不苟,并且是对某一个蛛丝马迹都要经过多人勘查才能确定。

  凶手实在是太狠了,竟然对着死者的胸口捅了足足二十多刀。

  就在这时,市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周军赶到了。龚厂长站在门外痛哭流涕。

  齐华黄子萧急忙向周副局长汇报案情,周副局长听后,脸色都变了,忙掏出手机给王齐局长打电话,但王齐的手机关机,家里的电话倒是拨通了,但接电话的是王奇的老婆,王奇不在家。

  周副局长焦急地道:“等会市领导来了,王局~长要不在场,这事就麻烦了。”

  黄子萧道:“周副局长,给王局~长办公室打电话吧。”

  “这个点了,王局~长还在办公室吗?”

  黄子萧点了点头,周副局长立即拨通了王局~长办公室的固定电话。电话是拨通了,但却没有人接。

  周副局长有些气急败坏地道:“黄子萧,王局~长到底在不在办公室?”

  “周副局长,今晚是我值班,王局~长是在他办公室里。”

  周副局长再次拨打,但仍是没有人接听,气的他训斥黄子萧:“王局~长明明不在办公室里,你却非说他就在办公室里,岂有此理。”

  黄子萧脸色冰冷,他没法再进行解释。

  这个时候,市里的几个领导匆匆来了。棉纺厂厂长的老婆被杀,这可是特大案件,市领导不出面不行。

  市领导进门就问:“王奇局长呢?”

  周副局长忙道:“王局~长正在往这赶呢。”

  没办法,周副局长也只能这么回答。不然,市领导肯定会大发雷霆。棉纺厂厂长的老婆被杀了,市公安局长竟然不露面,这成何体统?

  糊弄住了市领导,周副局长低声吩咐:“黄子萧,你马上回局里一趟,看王局~长到底在不在办公室。如果在,请他马上过来。”

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,乖不疼的把腿涨开h

第2章 紧急会议

  周副局长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,充满了正义感,是个不折不扣的好警察,黄子萧对他很是尊重。

  黄子萧不敢怠慢,立即返回局里,快步来到了王局~长办公室门前。但黄子萧很是聪明,他没有直接去敲王局~长的门,而是返回了值班室,调出了这一楼层的监控录像,快进搜索,发现韩静从十一点多进去之后,一直到现在,压根就没有出来过。这就是说,王奇和韩静一直就在里边。

  可周副局长打王奇的办公电话,王奇为何没有接呢?

  不论如何,黄子萧都要敲开

  房门,将这一案情告知他。

  想到这里,黄子萧来到了王奇办公室门前,抬手敲门,但里边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黄子萧再次敲门,但里边仍是没有回音。

  就在这时,黄子萧的手机响了,是周副局长打过来的。周副局长焦急地问找到王局~长没有?黄子萧回答还没有。周副局长声音很低,但却很是焦急地道:“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找到王局~长,否则,我拿你是问。”

  没办法了,黄子萧扣断电话后,再次用力敲了敲门,大声说道:“王局~长,棉纺厂厂长的老婆被杀,市领导都去案发现场了,大家都在找你。”

  在这静谧之夜,黄子萧的声音很大,几乎整层楼上都能听到,如果王局~长在里边,他不可能听不到。

  果然,不出十秒钟,屋内传来走路的声音,顷刻,房门被打开了,王局~长满脸怒容地出现了,他道:“嚷什么嚷?”

  黄子萧不卑不亢地看着他,王局~长发完了牢骚,这才又问:“你说是谁的老婆被杀了?”

  “是棉纺厂厂长龚腾的老婆。”

  听到这里,王局~长不禁一怔,难以置信地再次问道:“真的?”

  “是的,周副局长齐队长等人都在现场,市领导也过去了。我是周副局长派回来专门找你的。”

  听到市领导也都去了现场,王奇再也不敢怠慢,忙道:“我换身衣服,马上就去。”说着,砰的一声又关上了门。

  王奇的办公室,是里外套间,外间是办公室,里间是卧室。就在王奇关门的瞬间,出于职业的敏感,黄子萧看到里边套间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惊艳的少妇韩静。

  不一会儿,王奇换上了一身警服,从办公室走了出来,立即又关上门。

  黄子萧和王奇一块来到了案发现场,王奇一露面,顿时就遭到了市领导的当面批评。

  “王奇,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干的?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,竟然联系不到你,手机关机,还要派人去找你,太不像话了。”

  王奇脸上的冷汗都出来了,连忙承认错误。此时,齐队长带人还没有勘查完现场,黄子萧随即又加入到了勘查现场的队伍中。

  要是寻常案子,现场勘察早就结束了,但这案子实在是太大了,足足又勘查了一个多小时,方才结束。对现场中的任何蛛丝马迹都进行了反复的勘查。随后,尸体被拉走,要进行解剖化验,留下派出所的民警维持秩序,其余众人则回到了市公安局召开案情分析会。

  在即将召开会议的时候,又来了两个重量级的人物,市委书

  记和市长亲自来听取案情汇报。

  在这样的场合,汇报案情的重任就落在了王奇的身上。王奇一到现场,虽然被市领导给训了一顿,但他对待案情却不敢怠慢,很快就将案情掌握了起来,汇报的也算是头头是道。在具体细节上,则是有周副局长和齐华队长进行补充。

  案情汇报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让所有的与会者,都对这个案子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。

  市委书

  记道:“龚腾同志是咱们市重点企业的中流砥柱,他的老婆在家中被人杀害,这不是一般的刑事案子,要提升到政治高度来对待。这是犯罪分子公然蔑视政府的领导,极其猖狂的具体表现。我要求立即成立专案组,尽快破案,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。”

  市长也随即道:“棉纺厂厂长的老婆被杀,简直是无法无天。由此可见,咱们市的治安状况已经恶劣到了什么程度,你们市公安局全体领导干警,每一个人都要进行深刻的反思,在最短的时间内,让咱们市的治安状况有一个质的改善。更要以这个案子为契机,将精兵强将充实到专案组,限期半个月破案。”

  随着市长的讲话,王奇的脸色也难堪到了极点。黄子萧虽然只是一个参会人员,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,但听话听音,他感觉到市长对王奇很不待见,反而是市委书

  记对王奇留有薄面。

  市委书

  记叫黎跃,市长叫鲁逡。黎书

  记五十多岁,一直在东山市从政。鲁逡四十多岁,是从省里派下来的。

  黎跃老成持重,喜怒不形于色。而鲁市长干练果断,做事风风火火。两人具有截然不同的风格。

  面对鲁市长的批评,王奇不敢随便开口说话了,他虽然汇报的头头是道,但却没有切中案件的要害。倒是周副局长和齐华队长补充的内容切中了案件的要害。

  案情汇报已经结束,按照常理,市领导也该离开了。黎书

  记以及其他的市领导也有意要离开,但鲁市长却是坐在原位不动,眉头紧皱,他还专注于案情之中。

  鲁市长问道:“今晚是谁率先到达现场的?”

  黄子萧回道:“是我。”

  鲁市长看了看黄子萧,因为他不认识黄子萧,黄子萧知道鲁逡市长还有话要问,便主动说道:“我叫黄子萧,是市局刑警大队的成员,今晚是我值班,我接到报案后,第一个到达的现场。”

  鲁市长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因为黄子萧进行了自我介绍,这就使交谈更加顺畅。

  “你是值班刑警,又是率先到达的现场,那你谈谈对这个案子的看法。”

  黄子萧道:“龚厂长家的门窗均没有撬动的痕迹,这显然是犯罪嫌疑人从门口进去的,是不是熟人作案还有待调查。当务之急,是要对本案进行一个确切的定位,到底是入室抢劫杀人还是入室qiang奸杀人或者是报复性杀人?”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