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再深点恩哦快点再快点_ 被男朋友啪的欲仙欲死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Admin时间:2019-07-25 07:46

小雨一脸嫌弃把我推出了厨房,正好这个时候兰嫂子叫到了我。

我推开门,正好就见到兰嫂子在搭着板凳摇摇晃晃的拿着什么东西。

“嫂子,你下来吧,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拿下来就是了。”

我看她这么晃着早晚的摔下来。

不过,她搭着板凳,这裙底的风光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而且还隔得特别的近。

她摇晃着的时候,我甚至能通过这裙子看到她的腰,因为这个裙子实在是太宽大了。

“你找不到那个线的颜色,你帮我撑住板凳就行。”

原来她是要找针线啊,她趴在柜子上仔细的找着,她的腿也好白啊,比何美丽的都白。

我不自觉的就开始和何美丽做起了对比。

突然,一个大晃动,她差点儿从凳子上摔下来,幸亏我猛然抱住她的腿。

 再深点恩哦快点再快点_ 被男朋友啪的欲仙欲死

她几乎直接坐在了我的脑袋上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刚才太大力的扯东西了。”

“没,没关系。”

因为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我刚刚整个脸都被她的臀部坐了一下。

身体立即就有了反应。

我看着她稳住了身形,终于可以放开她腿了。

“啊,找到了找到了。”

她兴奋的在凳子乱跳,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吸取教训,但是这次我没能幸运的接住她。

她直接向我扑了过来,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俩都倒在了地上,她就这么刚好的,亲到了我的嘴上。

时间在这一刻都静止了。

兰嫂子瞪大了眼睛,看着我,我也一时间愣神了。

她抬起头,脸红成了苹果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,我刚没站稳。”

她一脸抱歉的不敢看我,然后从我的身上快速起身,我也快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。本文出自创业指南网

兰嫂不敢抬头,我亲眼看见她的视线就这样停在了我的下半身。

我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我把裤子都撑起来。

我连忙转过了身,丢脸丢到姥姥家了。

“额,我什么都没看到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不会说出去的,你放心,那个线我拿到了,我们,我们出去吧。”

我也尴尬的紧,等会儿出去,要怎么面对冬梅嫂子和小雨啊,我身上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,这个时候出去,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“兰嫂子,你不要紧张,而且先别慌着出去,冬梅嫂子和小鱼都在外面,你现在脸红成这样,还是先冷静一下吧。”

兰嫂子一顿,又停了下来,但也不敢看我,我也转过头,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,尽量让自己静下来。

兰嫂子忽的站在我的背后,一下子居然笑了两声。

“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居然连你这小屁孩儿,我都要脸红,不过小宁,你真的长大了呢。”

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我下面,一语双关。

她不介意了,我也放松了下来。

“姐,你就别取笑我了,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,大学里都有教的,好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

兰嫂子这才点点头,从屋子里出去,冬梅嫂子和小雨还在厨房忙活着,丝毫没有发现这些事情,我算是松了口气。

兰嫂子依旧是坐在我的旁边,十分自然的靠近了我,一点儿都没有了刚刚的尴尬。

“姐,我看我们的果林这次出来的果子会不行,要不要提前先择了,你别到后面口感会越发不好。”

兰嫂子一边用线缝补衣服,一边扯着嗓子和冬梅嫂子说话。

我看着她的一针一线都绣的极好看,真心佩服兰嫂子那双巧手啊。

冬梅嫂子听到这件事情,也皱起了眉头,显然这个果子的成熟,并没有这么简单。

“可是,要是现在摘下来,口感不好,也不怎么能卖出去啊,这一年的收成怕是不会有往年的好了。”

小雨也叹了口气,不说话。

我看一屋子人谈到这个话题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猜到了事情的确是有些严重,要知道要是一个家庭,一个果园的果子卖不出去,那可是要亏死了。

来年的生计都是问题。

“果子怎么了吗,我上次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我随口一问,小雨也坐过来,说是冬梅嫂子尝过了,说这果子的口感再往后也只能是这样了,就是可能会脆一点儿或者硬一点儿的区别。

我忽的想起上次我尝的果子还有些酸涩,要是真的以后都是这个口味,是很难卖得出去啊。

“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,家里就我们两女人,能商量出什么。”

兰嫂子一脸丧气的把缝好的裤子往桌子上一扔,独自进到屋子里了,她的脾气就是这样,不高兴了,就会直接表现在脸上。

我从小雨家里出来,今天要到村委会去一趟了。

走到村委会,王贵刚好就送屠夫出来,他的手上提了肉,看到我来,十分热情的给我打招呼。

“小宁啊,过来过来。”

这王贵看来是对我在小屋子里替他说话这件事情,很在意啊。

我快几步的到了他面前,他就只手把肉递给了我。

“来,拿着,算是叔谢谢你。”

我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王贵居然给我送礼,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。

他把肉一直往我身前递过来,这肉可是猪身上最好的一块儿了,嫂子平常都不舍得买的。

“村长,这使不得,我怎么能要你的肉呢。”

我故作矜持,心里想着兴许和这个王贵打好关系也不错,至少我和嫂子在村子里不会受别人欺负了。

往后的日子,只要是不和他作对,就能平稳度日。

“拿着拿着,上次你在我婆娘面前替我说情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这小子,仗义。”

我微微一笑,点点头,王贵用手拍拍我的肩膀,十分信任的模样。

可我的心里却是虚的,想着我和何美丽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。

我悻悻接过了肉,说了无数声感谢。

“不用客气,以后叔要是还有类似的事情,你可要帮着我打掩护啊,你婶子就是疑心病重,我又不爱和她计较,你就帮我劝劝她。”

哦,原来这事儿才是重点,他想要让我从今往后都替他在何美丽面前说好话,他出去要是和哪个女人鬼混了就帮他打掩护。

这色鬼还挺会算账啊,用这么一小块肉就打算收买人心。

不过,这对我没有任何的损失,何美丽那个女人早就对王贵不带任何的兴趣了,说不说她都不会在乎。

“我明白了,村长放心,婶子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我劝劝就行了。”

这话一出,王贵露出了一个十分满意的笑容,拍着我肩膀算是说定了。

嫂子今天不在,这肉中午拿回去给冬梅嫂子他们晚上吃。

不过一想到她们为果林的事情愁的慌,我猜她们就算是吃肉也不会太高兴。

我处理村里的事情的时候,刚好就翻到了这几年我们村里有地的这些农民的大体收成。

我们村子里大多数人都是种的玉米,有些开了块儿小地方种果子,但收成都不怎么样.

因为最好的地就是贾豪家的,在最上面,受的光充足,泉水也是最好的。

而其余家的地,面积比贾家的小,地也没有人家的好,每年种出来的东西,基本上只够自己吃,多余的一部分也卖不起什么钱。

怪不得我们的村子一直都这么穷呢,冬梅嫂子他们今年怕是难过了。

中午回小雨家里,家里还是死气沉沉的,果然和我想的一样。

我把肉给冬梅嫂子,小雨本来挺高兴的,可兰嫂子却没好气的做着工艺品说。

“这肉吃一顿就少一顿,我看明年我们几个人都得吃青菜叶子过日子了。”

小雨提起来的一点儿兴趣就这样被消灭了。

冬梅嫂子只是不住的叹气,我看这一家人都成这样,我从小和他们都熟悉他们现在这样我却一点儿忙都帮不上,有些无力。

“你们别这样,总会有办法的,大不了明年就省着过呗,反正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吃一年青菜叶子的时候。”

小雨突地站了起来,安慰着两个嫂子。

可她没想,最后一句话让两个嫂子都变了脸色,这个小雨,不会安慰人硬是要乱说话,我无语的白了她一眼。

不过也不怪她,她对这件事情的记忆也许没有那么深,但我却知道嫂子他们的痛苦。

小雨说的上一次,是指的几年前,因为收成不好,没有卖上钱。

那个时候家里还有个老人,嫂子们当时都是孙媳妇,因为家里人多,只能吃青菜叶子过日子。

结果老人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生了病,又没钱医治,结果就去世了。

我当时也小,但是我知道,老人家对人极好,两个嫂子嫁进来以后就没受过委屈,所以老人走后家里人都难过了很久。

冬梅嫂子和兰嫂子一瞬间就像是跌入了回忆里一般,兰嫂子还落起了泪。

“姐,你怎么还哭了,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。”|

小雨不知道自己触到她嫂子的痛处,还脱口而出问了出来,我实在是看不下去,拉着小雨去外面透气。

我们家里唯一的好处,是我哥能每年都从外面拿回来不少的钱贴补家用,虽然日子过的也紧凑,但至少不会像是冬梅嫂子他们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“小宁,你说这次我们家的果子能卖多少钱?”

小雨在我边上扳着手指头一直在算。

我双手插进口袋里,叹口气,这是肯定说不准的,就我今天看的那些数据,好的时候也只有两三千。

这两三千过一年在村子里还勉强能支撑,可是收成不好的时候,我看那些都写几百的都有。

实在是少得可怜。

“别担心,一定会有办法的,我今天下午去找村长说说这事儿,看能不能想想办法。”

王贵应该会管这事儿吧,毕竟他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啊,全村人的生计他应该照顾的。

可我明显是想错了,王贵对这事儿的态度完全是一脸冷漠。

“小宁,我知道你和小雨家走的近,但是这群村子这么多号人,我要是都管,哪管的过来,你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他还挺会装的嘛,一副心痛却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
他这个村长在村子里不就是要管这些事情的吗,现在跟我说他管不了,那我们这些村民要你有何用。

我憋着怒意,再次请求到:“村长,这个事儿不是小雨一家人的事儿,这是全村的人都在乎的问题,你就不能想想什么能解决的办法吗。”

王贵还没有等我说完就摇了摇头,低着头不说话了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