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公息乱大全小说|王爷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去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Admin时间:2019-08-03 08:15

陈秀琴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张文宝很是不解,“老婆,你是不是糊涂了,什么救命不救命的,这小子我看就是来我家偷东西的!”

面对张文宝的污蔑,高扬也不争辩,此时他的心里正偷着乐呢。

文书,你猜的还挺对的,我就是来你家偷东西的,而且偷得就是你老婆,完事之后,还要偷你女儿。

“你不知道,我今天一大早就头晕脑胀的,看了村医也不得好……”

陈秀琴在一边耐心跟张文宝解释着,到最后还说,“村头的张半仙你知道吧?”

“知道啊,算命挺灵的,说你老公我四十岁之前能当官,我这不就当上了么?”张文宝对张半仙还是很信服的,其实不仅仅是他,村里人对张半仙都很信服。

“张半仙可说了,小扬是天官下凡,来人间历练的,我这病就是他看好的,你说神不神?”

陈秀琴添油加醋的一顿说,张文宝看高扬的眼神这就变了。

连张半仙都说这小子是天官下凡,那肯定错不了。

“真没想到啊,小扬你小子藏到挺深的啊!”张文宝脸上堆着笑,也顾不上自己比高扬大了几十岁,就用手搭着他的肩膀,一副称兄道弟的样子。

看着张文宝脸上真诚的笑容,高扬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样,或者说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自己想着偷文书女人,文书居然还要跟知己称兄道弟。

这全都是张半仙的功劳!

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,让高扬的心里产生这样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,那就是拜张半仙做师傅。

“小扬你有这样的本事应该好好利用啊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村东头杀猪老杨家女儿最近撞了邪,你要是能帮她看好了,最少这个数。”说着张文宝伸出一个手指头。

“一百块钱?”高扬心动了。

“啥一百块钱,是一千块,老杨家杀猪这么多年,根本不差钱,你要是治好他女儿,指不定还能捞个上门女婿哩。”张文宝嘿嘿一笑。

一听做老杨家的上门女婿,高扬差点没吐出来,老杨家女儿叫杨青,小时候长得黑不溜秋,还又矮又胖,跟猪圈里没出栏的小黑猪似的,大家都不喜欢她,高扬自然是其中之一。

让自己当上门女婿,那就是给自己五千块都不行。这时候高扬的视线落在一边正在偷笑的张秀秀身上,“文书,我就喜欢秀秀姐,要不然你把秀秀姐嫁给我吧。”

高扬这话就是说给张秀秀听的,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张秀秀的反应会那么的大,“高扬,你赶紧死了这条心吧,你也不看看自己,你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,想疯了吧?”

张秀秀这么一说高扬这脸上就挂不住了,好在张文宝在一边打圆场,“好了,小扬,你也别往心里去,我这女儿就是这样。”

其实张文宝打心眼里也不是很看的起高扬,虽然得到张半仙的夸奖,但是毕竟不是张半仙。

“文书,既然秀秀姐这么说了,那我也不瞒你了,今天秀秀姐拉着我的手,说喜欢我。”

“什么?!”

“秀秀,是不是有这件事情?”

 公息乱大全小说|王爷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去

张文宝和陈秀琴一脸诧异的看着张秀秀,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立志不嫁农村人的女儿,居然会说出这种不害臊的话来,这要是在村里传开了,两口子的脸上可挂不住。

“爸,妈,你们说啥,这小子说的话你们也信?”张秀秀压根没有想到高扬这小子居然会无赖到这种地步,她双手插着腰,小脸气得通红,伸手指着高扬,“高扬,你这个臭流氓,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穷鬼!”

穷鬼,这两个字眼深深刺痛了高扬。

但是高扬并不会认输,张秀秀越是这样,他这心里越是舒服,于是又笑着说,“秀秀,你都知道我是穷鬼,还说喜欢我,这肯定是真爱,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。”

“你!”看着高扬那不要脸的样子,张秀秀差点就气晕了。

两人的争吵,要面子的张文宝看不下去了,他强压着怒火,“好了!你们两个都别说了,这种事情害不害臊,还说出来,是不是想让我在村民面前丢尽这张老脸?”

“爸……”张秀秀一脸不满。

“好了,你也别说了,这样,小扬啊,你要是能在村上盖一栋二层小洋楼,再买一辆小车,我就把秀秀嫁给你,要是做不到,今天这事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!”

张文宝话音刚落,张秀秀立马表示了抗议,“爸,你看高扬这吊儿郎当的样子,怎么可能……”

张秀秀话还没说完,高扬就打断了她,“成,那你们要保证,不能让秀秀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,要不然到时候我怕村上有人说些风言风语的。”

“小扬,这件事情你放心,要是谁敢打秀秀的主意,我就打断他的狗腿!”赵文宝拍着胸脯保证。

听张文宝这么说,高扬男人的血腥也被完全激发出来,他也想出人头地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

从文书家出来之后,高扬也不回家,直接就去找张半仙了,但是到了破庙里一看,顿时傻了眼……

高扬走进破庙找了一圈,发现张半仙压根不在,被褥什么的都不见了,很明显是搬走了。

张半仙的突然离开,让满腔热血的高扬感觉忽然被一盆冰水从头临到尾。

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让高扬有点接受不了,这老东西怎么早不走晚不走,非要等到我刚尝到甜头就走了,这不是耍我吗?

虽然愤愤不平,但是也没有办法,高扬只好垂头丧气的回了家。

回去之后,高扬本来是想跟表舅妈说说话的,但是却发现表舅妈已经睡了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