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_宝贝儿再让我进去一点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Admin时间:2019-08-07 08:09

 楚南马上去追松鼠,没有追多久小松鼠一下子钻进了一团草丛中不见了。

  小雅有些失望的过去踢了踢草丛,的就看到草丛的后面居然有个若隐若现的山洞,小雅瞪大了眼睛,把楚南拉了过来:“你,你看,这里有个山洞,你说里面会不会是桃花源?”

  楚南撇撇嘴:“这里连棵桃树都没有,哪里来的桃花源?”

  小雅哼了一声:“真是不浪漫。”
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好奇的想着山洞里望了望:“你想不想进去看看?”

  楚南想了想的,反正也无聊的,进去看看也好,他点点头拉着小雅走了进去。

 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,开始试探的向着山洞里走了进去,两人一开始本以为里面会是漆黑一片,但是没有想到却微微的有些光亮,就像是桃花源写的那样,仿佛若有光。

  两人怀着好奇心沿着亮光走了进去,很快狭小山洞变得开阔了起来,到了尽头两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,就看到面前是一个宽敞的区域,四周的钟乳石造型各异的树立在了四周。

  在最中间的地方有两米见方的水池,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。

  此时正值盛夏,天气热的不行,看到这般清凉的水池,小雅马上开心的走了过去,脱掉了鞋袜,把双脚放了进去。

  就在那一刹那,小雅顿时觉得身体一阵清爽无比,她开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划动着,对着楚南说道:“楚南,这里好凉快,你来试试。”

  楚南也是酷热难当,走了过去看了看,这池子里的水应该是地下的泉水,池子也算浅,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点。

  楚南正捧着泉水洗了洗脸,小雅就开始使坏的用池水泼楚南,但是当她看到楚南的坏笑的时候,顿时发觉不好,啊的叫了一声,起身想要逃走。

  楚南哪里会放过她,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小雅,在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中,小雅和楚南一起掉进了池子里。

  当小雅再次站起来的时候,深吸了一口气,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,有些责怪的看着楚南:“你看你,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,我们怎么回去?”

  楚南耸耸肩膀,把T恤一脱,仍在一边:“怕啥,现在这么热,一会就干了。”

  小雅看着楚南壮实的肌肉,小脸就是一红:“你可以晒,我又不能。”

  楚南切了一声:“有啥不能的,这里又没有别人,要不我帮你脱?”

 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_宝贝儿再让我进去一点本文出自Www.Cyewang.Com

  小雅看着楚南略带猥琐的笑容,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涟漪,但还是矜持的向后退了两步:“我警告你,别胡来。”

  楚南哪里是会乖乖就范的人?一下子垮了过去,一把抱住了小雅,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开,小雅开始觉得小脸发烫,娇嗔的说道:“楚南,别这样,我冷。”

  楚南听了继续的打开了她后背上内衣的暗扣,轻轻的一扯,就把小雅的内衣扯了出来,楚南自觉地胸前多了两团的温热。

  虽然说,这里四下无人,但是小雅依旧羞的无以复加,把头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。

  楚南在她的耳边轻声调戏到:“这样不就不冷了?”

  此时的小雅也分不清楚,究竟是楚南炙热的身体给他传导的热量,还是由于害羞,她自己全身灼热,小雅轻轻的抱住了楚南臀部,抬起了她已经红透了的小脸蛋,她湿漉漉的发丝上开始滴落着点点的水珠。

  那美丽的脸蛋像是要哭泣一般,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泉水,好一番梨花带雨含羞媚笑。

  楚南看到她娇羞的脸庞的时候,正巧低了一下头,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着,那小鹿楚南坚实的胸膛挤压成两座小山峰一般。

  眼前的这一切,让楚南觉得热血澎湃,看着小雅递上来的红唇,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。

  再这样的激吻之下,小雅的堤防彻底的开始奔溃,已经彻底的把前几日的那剧痛的阴影抛在了脑后。

  很快的,原本平静的池水开始激起了一阵阵的波涛,那响声开始在山洞里回荡。

  经过一番激战之后,两人有气无力的穿上了已经有些干了的衣服,眼看着天气就要晚了下来,小雅挽着楚南的身体开始开始下山。

  下了山,小雅一直打着哈欠说道:“楚南,我好困,你背我回去好不好?”

  楚南心道,我也累呀,不过看着小雅嘟着嘴巴卖萌的样子,他的心软还是战胜了腿软,背着小雅开始想着村子里走去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门口,楚南放下了小雅,小雅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,回到了家中。

  楚南正向着回家的方向走着,在路过刘秀娥的小卖部的时候,就听到里面有刘秀娥吵嚷的声音。

  刘秀娥的小卖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门面房,在一排的货架后面有一张小床,平日里刘秀娥觉得累了,就在小床上休息一会。

  楚南偷偷的向着里面望了望,就看到一个瘦的像马竿一样的男人,正在对着刘秀娥动手动脚。

  楚南本想上去帮忙,但是仔细的一看,才认出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刘秀娥的男人。楚南偷偷躲在一旁,看了看那个男人,然后撇撇嘴,心中还真的替刘秀娥不值,正是应了那句话,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

  此时楚南只听到里面的刘秀娥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你这个死鬼,怎么不醉死在外面?整天喝的醉熏熏的,回来也不老实。”

  马竿老公应该真的是喝醉了,咒骂道:“你这个臭婆娘,敢嫌弃老子是不是?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谁会要你。”

  刘秀娥被这番折辱,气恼一巴掌闪了过去,打在了马竿丈夫的脸上,那马竿丈夫被刘秀娥这一巴掌打出了无明业火,轮着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。

  虽然刘秀娥的马竿丈夫那细胳膊没有啥太多的威力,但他毕竟是个男人,这么没轻没重的在刘秀娥打出了明显的手印。

  毕竟刘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风,被自家男人家暴,顿时觉得自己的命运悲戚,开始哭泣起来。

  但是这眼泪丝毫不能让她的马竿丈夫心软和自责,反而是觉得这哭声心烦,开始咒骂道:“他娘的,你哭什么哭?我还没死呢。”

  此时马竿丈夫却看到了由于刘秀娥的哭泣,她胸前的两团鼓气之物,在不安的晃动着,这让马竿男瞬间的来了兴致,一下子把刘秀娥扑倒在小床上。

  刘秀娥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兴趣,再加上她这马竿丈夫一嘴的酒气,臭气熏天,更是让刘秀娥厌恶不已的嚷嚷道:“你要做什么?快住手。”

  她那马竿丈夫哪里懂得温柔是什么意思,粗鲁的用瘦如鸡爪般的手,一把把刘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开来,她胸前受了惊吓的小鹿从衣服中蹦了出来,在空气中慌张的跳动着。

  看着这如此香艳的情景,刘秀娥的麻杆丈夫顿时性质勃发,露出了一口的层次不齐的牙齿:“你这臭婆娘,老子是你的男人,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,不给老子乖着点,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。”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