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老师劝宅男别玩|新婚教师被调教成母狗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子墨时间:2019-11-09 11:03

“嗯哼……”

 

一道道轻吟传出,阿雅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。

 

都这么多年了,再一次体验到那种快乐,让阿雅越来越把持不住。

 本文出自Www.Cyewang.Com

她的手,也不自觉在身下活动着。

 

可是自己活动哪有别人来的刺激,她干脆抓着二瞎的手,直往那里钻下去。

 文学

 

“二瞎,你也别光吸贝壳,也帮忙洗洗海螺!”

 

阿雅娇声笑道,她干脆躺在了浴桶里,任由着二瞎的手口不停。

 

嫂子一声令下,二瞎的手立马快速活动了起来。

 

阿雅的喘声变得越来越大,居然自己也不自觉地摇摆起来。

 

“嫂子,这海螺洗干净了没有?要不要也吸一下?”二瞎好奇地问道。

 

阿雅心里一惊,还以为二瞎是看穿了。

 

可是看到他无神的眼睛,她的身体顿时就放松下来。

 

“好吧,你先吸吸看,说不定能把里头的脏东西都弄出来。”

 

这次不用嫂子帮忙,二瞎自己就摸索到海螺边,再次活动起来。

“啊!”

 

嫂子的双手紧抓着浴桶的边沿,在二瞎的活动下,她的身子也跟着上下起伏。

 

那种感觉,既刺激又酥痒的让人难以忍受!

 

阿雅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

她的眼睛往下一扫,刚好二瞎撑起的裤子,她干脆也一把把持住了。

 

“嗯?”

 

二瞎的身体一抖,嫂子的手居然被带动地往前一拉。

 

“二瞎,你那地方长了个瘤子,我帮你弄下来!”

 

阿雅谅二瞎也不懂男生的这东西是用来干嘛的,反正以后也不会有别人碰了,倒还不如趁他今天弄得自己这么舒服,让自己来奖励他!

 

“嫂子,这瘤子有点疼!”二瞎说道。

 

“疼就对了,这瘤子有点大,你先继续洗海螺,我来帮你弄!”

 

两人交换了个姿势,嫂子以前有经验,弄得二瞎的身子也跟着不住地抖动起来,配合她的动作。

 

“不行,我怎么能输给嫂子?”

 

二瞎心里一想,手口并用加快了速度。

 

“这小冤家!”

 

嫂子脸上潮红得不行,可是动作却配合着二瞎加快。

 

二瞎好歹也是第一次,竟然被弄得浑身僵直,也跟着加快了速度。

 

“来了来了!”

 

“什么来了?”

 

“大浪又要来了!”

 

被嫂子这么一说,二瞎突然感觉嫂子的手也活动得更起劲了。

 

让他有一种忍不住要脱缰而出的冲动!

 

突然渔船外一道白光闪过,响雷声响彻云霄,两人身体同时一僵。

 

“好……好多!”

 

浴桶里头的水早就已经变得浑浊,两人躺在浴桶里,都瘫软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海……海螺洗干净了没有?”

 

二瞎看着嫂子的俏脸问道。

 

“洗干净了。”

 

“不过你的瘤子还没去掉,等以后嫂子再来帮你!”

 

只可惜刚才的响雷打的太碍事了,不然她还想在做些其他的事!

 

“也行,海螺也不止一个,以后要洗让我来就行。”二瞎说道。

 

嫂子的脸又红了,她的海螺就只有一个,不过可以重复洗就是了。

 

第二天一大早,两人就开着渔船回到渔村,在船上大战了一夜,阿雅现在还有些疲惫。

 

不过刘二瞎却是充满了精神,似乎是昨天的闪电给他带来了无穷的能量。

 

“二瞎,把这些鱼拉去花嫂家,我先回去睡会了。”

 

嫂子的身上套了件普通的衣服,打着哈欠朝自家走去,不过二瞎昨晚看了个遍,自然知道衣服下隐藏着的是怎样的火辣!

 

他把刚捞上岸的海鱼拉着往花嫂家走,花嫂家是搞海产运输的,二瞎家卖鱼都得靠她们。

 

现在还不过大清早,渔村还是蒙白的一片,二瞎拉着海产到了花嫂家,却没见人影。

 

以往的时候,花嫂早该起来了才对。

 

“花嫂,我拉鱼过来了!”

 

二瞎推开了花嫂家的门喊道。

 

门一推开,二瞎顿时看到花嫂趴在桌上,没开灯的屋里还能看到有个黑影趴在她脚下!

“啊!二瞎!”

 

花嫂惊讶地支起身来,雪白的上身直接就露了出来。

 

“阿明,快停下,二瞎来了!”

 

花嫂拍了拍下面的男人,忙让他停下来。

 

谁知道阿明非但没停,反而活动的更卖力了!

 

“怕什么!二瞎早瞎了,让他看他也看不着!”

 

他拉着二瞎就到桌子旁边坐下,让他近距离欣赏花嫂的美。

 

“二瞎,你先等会,我和你嫂子现在正在做早晨运动,你再等一下!”

 

“明叔也在啊?那我再等一下吧。”

 

二瞎装着不知情地说道,眼睛却直盯着花嫂!

 

这么美的场景,他怎么舍得这个时候离开!

 

阿明看见了,脸上咧出一道笑容:“我就说他看不见嘛,走!咱们再靠近点!”

 

说完,他拉着花嫂靠近二瞎,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,让二瞎看得更清楚了!

 

“你小心点!”

 

花嫂埋怨了一句,不过看着双眼无神的二瞎,心里头却是激动的砰砰乱跳!

 

阿明嘿嘿一笑,双手一拨弄,她竟然就颤抖的忍不住了,直接到了。

 

“来,二瞎,叔给你看个好东西!”

 

阿明也是大胆,居然拉着二瞎的手就往花嫂的那里带!

 

“嗯~”

 

花嫂双腿一颤,外人的手让她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!

 

“暖暖的,好舒服。”二瞎说道。

 

“舒服吧,舒服就多来点!”

 

阿明干脆站在一旁,看着二瞎的手指不断活动着!

 

二瞎想都没想到,明叔居然还有这种癖好。

 

不过这正满足了他,有了和嫂子的经验,他当然知道怎么挑逗花嫂。

 

此时,花嫂的身子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的颤抖!

 

就算是和阿明在一起,她都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!

 

忍不住又要来了!

 

阿明在旁边看着,眼神直发着光,没想到自己的老婆还有这样的一面!

 

本来他还没有兴致,看到这一幕,自己也躁动起来了!

 

“老公~”

 

花嫂也不知道是对着二瞎还是对着阿明叫唤的,她现在就只有一种想要的感觉。

 

阿明哪还忍得住,立马就想要解皮带。

 

“不行,老公,你要去上船了!”

 

花嫂指向旁边的闹钟,现在已经七点多了。

 

“该死!”

 

阿明看了一眼时间,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

“二瞎,我上船去了,鱼的事情你找你嫂子处理就行!”

 

阿明拉起裤子走出去,留下一脸还没满足的花嫂和二瞎在家。

 

他是当水手的,一年半月不知道有多少天能回来,这一出去,花嫂又不知道要一个人在家多久。

 

“真是的,人家还没好呢。”

花嫂小声地埋怨了一句,她现在被二瞎弄的才刚要到达顶点,简直难受的不行。

 

她看了一眼默默眼前的二瞎,眼神带着几分犹豫,突然咬咬牙,还是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

“二瞎,嫂子想麻烦你一点事情。”

 

“嫂子,有什么事?”二瞎问道。

 

花嫂就站在他面前,想起她刚才的样子,二瞎也难受的不行。

 

“你先把裤子脱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花嫂说道。

 

她往下看了一眼,顿时被吓了一跳,二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!

 

“脱裤子?”

 

“你别误会,你裤子肯定是刚才捕鱼的时候弄脏了,我帮你清理一下。”花嫂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下面解释道。

 

二瞎现在看得见,自然知道自己裤子有没有脏,不过他也没有拒绝,解开皮带,那物直接露了出来!

 

“嘶!”

 

花嫂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东西比她们家阿明的都大!

 

“你里头的也脏了,也脱了吧。”花嫂说道。

 

二瞎照她吩咐的做,花嫂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吃惊了。

 

“花嫂,你要怎么清理?”二瞎好奇地问道。

 

“你等下。”

 

花嫂跪在二瞎面前,微微泛红的小嘴张开,就凑了上去。

 

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,二瞎的身体猛地一颤,差点就要完事了。

 

花嫂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

她忙松开了嘴,握住了二瞎的那儿说道:“你别乱动,你身上有点脏,我先用湿抹布给你清洗一遍。”

 

二瞎点点头,花嫂这才继续刚才的动作。

 

这次二瞎忍住了,看着花嫂俏美的脸蛋鼓胀起来,他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。

 

“嫂子,我这样光站着,是不是会有点奇怪。”二瞎说道。

 

他现在是既激动又害怕,这可是明叔的老婆,万一有人闯进来,看到这一幕,还不得拉他们去浸猪笼?

 

而此时那种愉悦的感觉,却让他有点舍不得放开!

 

“那你先躺我床上,我细细帮你清理一遍!”

 

两人躺在床上,花嫂看着双眼无神的二瞎,居然拉着他的手朝自己下身而去。

 

“二瞎,嫂子帮你清理干净,你也得帮嫂子清理一下。”花嫂说道。

 

“好的。”

 

二瞎答应了一声,手上开始动作,弄得花嫂身子一颤。

 

“这小子,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招数!”

 

花嫂暗暗说道,二瞎这个瞎子的动作,比她老公的还要熟练。

 

她只感觉自己好像落后了,也连忙继续自己刚才的动作。

 

二瞎被弄得越来越兴奋,腰部居然不自觉地抖动了起来。

 

“呜!呜!”

 

花嫂被弄的难受,眼眶都流出了眼泪。

 

“等一下,二瞎,你别乱动。”花嫂连忙松口道。

 

二瞎有点尴尬,不是他想动,是他实在忍不了了。

 

花嫂揉了揉自己有点发酸的下巴,看着二瞎,突然又转身扶住了他那儿。

 

“那好吧,嫂子换块湿抹布帮你清理。”

 

说完,她扶准位置,缓缓往下。

二瞎双眼睁得老大,看着花嫂!

 

二瞎一下没忍住,往上一顶。

 

“嗷~”

 

这一顶,差点没把花嫂给弄得双腿酥软,让花嫂的俏脸霎时间就变得粉红。

 

“等一下,二瞎,你别乱动!”

 

花嫂忙起身,刚才那一下,弄得她浑身都痒痒的!

 

“花嫂,你怎么把湿抹布拿开了?”二瞎问道。

 

他现在正要开始动作,哪知道花嫂这时候移开了,让他有力没地方使。

 

“你等下,抹布没水了,我要再弄点才行!”

 

花嫂羞红了脸说道。

 

当着二瞎的面,她打开了一旁化妆台的抽屉,拿出了一瓶润滑油。

 

往下面一抹。

 

二瞎眼见着这一幕,顿时更来了兴致。

 

“你再等下,嫂子马上就帮你弄干净!”

 

花嫂满脸潮红地爬上床,

 

花嫂也准备好了,再次扶准了二瞎的那东西,缓缓往下的时候。

 

谁知道这时候,二瞎的东西才刚一顶,屋外又传来了别人的喊声。

 

“花嫂,在不在家,我拉鱼过来给你了!”

 

屋外的人见花嫂半天没有回复,又好奇地喊了一声:“花嫂,你起来了没有?”

 

“起来了!”

 

花嫂忙拉起裤子应道,看着二瞎,简直是又气又羞,自己还没舒服完呢,就又被人给打断了。

 

“东子,你等一下,我洗把脸就出去!”花嫂说道。

 

她拿着二瞎的裤子往他身上套。

 

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二瞎微笑着说道。

 

他心里一阵放松,花嫂满不满足他不知道,不过他已经满足了。

 

“诶!等一下!”突然花嫂又拉住了他,“这件事出去别和人说,知道么?不然别人也找嫂子帮忙清理,那得多麻烦!”

 

“知道了。”二瞎点头道。

 

他才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呢,花嫂那地方他还没体验过呢,怎么能被别人碰。

 

花嫂见他这么听话,也是放心下来,她伸手又往二瞎那里掏下去,笑道:“你这东西偶尔就得清理一遍,等以后嫂子再来帮你清理。”

 

被花嫂这么一弄,二瞎差点又要起来了。

 

两人一起走出门,正好看到东子坐在花嫂家外门抽烟。

 

“二瞎,你也在这呢!”

 

东子见二瞎和花嫂出来了,忙丢掉手中的烟。

 

“把你的鱼拉过来,和二瞎的一起称!”

 

花嫂怒火上来,要不是这家伙,她刚才还在享受着呢!

 

被花嫂这么命令,东子忙把自己的鱼拉过来,称完之后都倒进了鱼车里。

 

“二瞎,三十斤鱼,八百块!东子,五百块!”

 

“啥?花嫂,我这捕鱼的价格怎么比二瞎的少这么多!”东子不满地道。

 

他拉来的鱼和二瞎的可差不多,可是这价格也差太多了!

 

花嫂没好气地跟他说道:“人家二瞎一大早就送来的,哪像你,这么久才回来,鱼都臭了!”

 

东子也没反驳,二瞎家境困难他也知道,村里的人都会明着暗着帮他们家一点。

 

“走,二瞎!带你去我家喝酒,顺便见见我女朋友!”

“我说你,故意埋汰二瞎是不?明知道他看不见,还带回家去看女朋友!”花嫂看不惯说道。

 

东子也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这倒是,我女朋友脱光了,怕是二瞎也没兴趣呢!”

 

兴趣怎么可能没有?!

 

东子也是前阵子才相亲找到的女朋友,二瞎以前就听他吹自己女朋友有多漂亮,身材有多好,现在视力恢复了,他倒像看看是不是真的跟他说的那样。

 

“不过二瞎啊,你也得找个女朋友了,不然哪里会知道人生的乐趣!”东子笑道。

 

“你自己先开了苞再说吧,我怕是你都没尝过是什么乐趣呢!”

 

花嫂像是怕二瞎被抢走了一样,把他拉到自己身边说道。

 

这么好的活儿她都没享受完呢,要是这么早就有女朋友了,那她还不得悔恨死!

 

“快走走走,二瞎还要带钱回家,你就别带他去喝酒了!”

 

花嫂把两人都赶出去,东子也只得悻悻地回家了。

 

二瞎兜里揣着钱,拉着鱼箱往自己家走回去,现在已经八点多,这么久以来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日出。

 

那熊熊烈日升起,整个渔村的雾气顿时飘到了天上,渔村已经有不少老人家起来了,二瞎沿途和他们打了声招呼,不知不觉就已经回到家了。

 

嫂子房间的门虚掩着,二瞎悄悄拉开门缝叫了一声,差点没燥热起来,嫂子睡觉都不穿衣服,那两座山峰高高地挺起,娇嫩之地正对着二瞎。

 

还好家里平时都是锁着门的,不然要有人闯进来,还不得硬上了不可。

 

二瞎虽然也挺直起来了,不过看着嫂子睡得很沉,也没打扰她,只是多看了两眼,然后自己也回房间睡觉去了。

 

虽然他被雷电劈中,身体好像强壮了不少,精力更是比以前好了好几倍,可是一晚上的打渔加上刚才在花嫂家的活动,还是让他有点疲惫。

 

二瞎先去洗了个澡,然后倒头睡在床上,不用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

阿雅起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中午,太阳高悬在天空上,即使是开着风扇,可阿雅还是被热醒了。

 

“嗯?二瞎已经回来了么?”

 

看着自己桌子上放着的八百块钱,阿雅就知道二瞎已经回来了。

 

身体热的出了一层汗,她伸手往下一抹,反而湿的更厉害了。

 

一直以来,阿雅都是这样一个人睡在空房里头,可能是因为长久都没有做过那种事的关系,她反而比一般的人更加敏感。

 

本来想着昨天晚上能让二瞎帮自己的,谁知道最后一刻天公不作美,竟然让二瞎提前出来了。

 

虽然那时她也喷了二瞎一脸,不过憋了这么多年,哪能一个晚上就全部释放出来?

 

“不知道二瞎睡着了没有?”

 

阿雅光着站起来,直接就朝着二瞎的房间走去。

 

只见二瞎躺在床上,巧克力一般的腹肌让阿雅啧啧称赞,忍不住咽了一下唾沫。

 

她在往下一看,二瞎只穿了条内裤,那巨大之物顿时让阿雅连眼睛都移不开了!

 

“还没起来就这么大,要是起来了可多好!”

 

阿雅咬着手指头,眼睛里头充满了饥渴,恨不得现在就坐上去。

 

不过就这样坐上去,二瞎醒了可怎么办?

 

她的手不由得伸向下面,慢慢拨弄起来,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。

 

“哦……”阿雅轻轻叫了一声。

 

光是看着二瞎睡觉,她就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。

 

尤其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的手指顿时活动的更快,感觉就好像二瞎和自己在一起一样。

 

飞快地一进一出,如同电击一般的爽感……

 

“二瞎,再快点,再快点……”

 

阿雅娇声地说道,瘫坐在二瞎房间门边,心里幻想到了二瞎就在自己面前。

 

她一手抚着双峰,一手则是加快了抽动,身体扭的更是跟水蛇一般。

 

她的脚尖翘起,夹紧了感受着身体的不一样,地上湿了一片,阿雅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迷离。

 

突然外面一声鸡叫,让阿雅吓了一跳,身体却是更加止不住地反应,让她的小脸蛋瞬间就浮上一层红润,双腿颤抖着往旁边一抖。

 

闪闪发亮的水珠不断被她弄出来,光是自己这么一弄,阿雅的手就已经完全湿透了。

 

她娇喘连连地躺在地上,双峰跟着呼吸不断地抖动,浑身散发着一股奶香的香汗味道。

 

明明自己以前还不是这样的人,可是自从昨晚接触过二瞎之后,她就好像变了。

 

尤其是看着还熟睡着的二瞎,底下的巨大,依旧吸引着她的注意。

 

“不行,还是要那个来堵一下!”

 

阿雅咬着银牙,像小猫一样偷偷溜进了二瞎的房间。

 

大不了就是二瞎醒过来而已,自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行。

 

她轻轻地拉开内裤,二瞎的巨大顿时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

还没硬就这么厉害,要是起来了可还了得?

 

阿雅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二瞎,慢慢地爬上了床,伸手握住了那儿。

 

神奇的是,被她握住了之后,二瞎居然自己开始有反应了。

 

那在手中一跳一跳的感觉,让阿雅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欣喜。

 

只要二瞎没醒,自己悄悄办完事不就行了么?

 

说着,她的手就开始上下套弄起来,果然二瞎那儿的变化越来越大了!

 

只不过看着依旧闭着眼的二瞎,阿雅还是有点担心。

 

“先用嘴试试看。”

 

阿雅慢慢俯下身子,张开嘴巴吞没进去,那东西就在嘴巴里一跳一跳的,大的要顶到她的喉咙。

 

不过为了试探二瞎是不是已经醒来了,她还是继续小心翼翼地晃动着自己的头。

 

二瞎睡得正香,却感觉身体一暖,睁开眼一看,一见到嫂子正对着自己的那儿不断地吹嘘,他顿时就震惊了。

 

震惊的同时,那儿反而变得更加粗硬!

 

“呜~”

 

嫂子被顶的难受,娇喘了一声,连忙吐了出来。

 

二瞎忙闭上了眼睛,怕被嫂子看破。

 

“是自然反应么?”

 

嫂子看了一眼还闭着眼的二瞎,应该还没醒过来才对。

 

二瞎心里那个着急,早知道刚才就小心点,让嫂子继续下去了。

 

要是嫂子知道他醒了,还不得马上跑出去不可。

还好,嫂子留意了二瞎几眼,发现他并没有醒,这才放心心来。

 

她的手还在上下套弄着,二瞎闭着眼,可是依然感觉下面爽的不行。

 

嫂子柔嫩的小手,就好像是棉花糖一样,暖暖的又充满了弹性。

 

正在他享受着这一刻的时候,突然下面一湿,一条小蛇般的东西滑动起来。

 

二瞎悄悄眯开眼一眼,原来是嫂子又吞下去了,那种感觉,简直快让他要上到九霄云外。

 

和花嫂相比,嫂子的经验明显还有点不够,不过重要的是她的嘴巴小,这一进一出的,二瞎的东西摩擦在里头,只感觉紧的要让他忍不住了。

 

嫂子蹲在他身上,那鲜红的娇嫩之地就在他的眼前,上头晶莹的水珠,让二瞎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

“呜~”

 

一声小声的吞咽声传出,嫂子卖力地活动着舌头,自己的小手摸向娇嫩之地,掰开一看,里头的水多的立马就流了出来。

 

二瞎看着她的手在身下不断进出,只感觉自己心里头的火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

嫂子那小手怎么可能满足,应该用自己的堵进去才对!

 

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往前一顶,戳得嫂子又呛住了!

 

“呜~”

 

嫂子忙吐出来,嘴角流下一丝透亮的口水,差点就咳了出来。

 

二瞎忙装作睡觉的样子,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腿。

 

“真是的,这小家伙睡觉也不得安稳!”

 

嫂子早就已经红透了脸颊,看着只是突然翻了个身的二瞎,她激动的下面的水不断地滴在了二瞎的身上。

 

二瞎心里一阵激动,还好嫂子没发现!

 

嫂子的手在下面不住地活动,弄得噗滋噗滋响,她的小腰肢就在二瞎的身上扭来扭去的,那鲜红的娇嫩之地在二瞎眼前,直弄得他都要忍不住起身扑上去了。

 

他心里渴望,阿雅的心里何尝不是?

 

自己的那里被弄得越来越痒,光靠手指哪能止痒,她幽怨又无助的眼神,朝着二瞎的破天峰看了过去。

 

那东西这么大,别说止痒了,给她疏通管道都行。

 

阿雅的手再次握住二瞎的那东西,在手里一跳一跳的,几乎让她都有些抓不住,还得拿把锁来扣住。

 

不过这钥匙也太大了,阿雅现在满手的水,可是估计也会堵着疼。

 

没办法,还得先适应一下才行。

 

阿雅心里想着,慢慢挪动了一下身体,抓着二瞎的那儿就往自己的娇嫩之地上摩擦。

 

“哦~”

 

光是一点轻微的摩擦,就让阿雅忍不住呻吟了一声。

 

尤其是擦在凸点上面,更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!

 

二瞎也是激动的身体一哆嗦,山峰上面传来的柔嫩触感,让他都有点忍不住要狼嚎出声。

 

那种感觉就跟在吃最鲜嫩多汁的牛肉一样,在舌尖上弹跳着,让人忍不住要更深一步进去。

 

嫂子扶着他那里,不断地在身上摩擦,不出一会,他那里也都沾满了嫂子流出来的水。

 

滑溜溜的,再加上嫂子的手不断上下套弄,他只感觉自己那地方也越来越硬了。

 

嫂子的脸色变得潮红,还没进去她就有点软了,这要是进去了那还了得?

 

二瞎看着嫂子背对自己,那娇嫩之地已经被开发出了一条细缝,心里只想着让嫂子赶紧堵进去才好。

 

阿雅也都忍不住了,抓着二瞎的那儿终于停下来,对着那条细缝就准备钻进去。

 

“唔!”

 

才刚刚进去一点点,嫂子的双腿就抖了一下,自己那地方好久都没被别人碰过了,现在居然因为二瞎的太大了,而立马就有了反应。

 

而二瞎虽然只感觉进去了一点点,可是里头的触感,却让他感觉比花嫂的还要更紧一点。

 

本来嫂子之前就没有被开发多少,现在可算是便宜他了。

 

阿雅一脸俏红地继续抓着二瞎的东西往里头深入,每深入一分,她就感觉身体变得温暖一些,同时心里头那股按耐不住的感觉,直让她想立马就坐下去。

 

可是娇嫩之地的被开发,已经让她双腿酥软,都有些忍受不住了,要是不慢慢进去,她那地方肯定得坏!

 

就在这时,突然从屋外传来一道喝声。

 

“雅妹子,我来看你啦!”

 

“啊!”

 

就这一声,吓得阿雅娇呼一声,连忙从二瞎身上起来。

 

那东西拔出来,居然发出“嘣”地轻微一声响,二瞎的双腿都激动地抖了一下。

 

刚才只不过是进去了半分,可是摩擦了一下,就让二瞎受不了了!

 

要不是被外面的人突然打破了,嫂子刚才继续深入下去,他还会更爽!

 

嫂子也是一脸俏红的,身体差点没倒在床上,二瞎刚才爽了,她何尝不是?

 

只是拔出来而已,她居然又被刺激到了,双腿夹紧着,缝中又喷出来一股清流,直喷到了二瞎的脸上。

 

二瞎闭着眼,只感觉脸上突然一湿,然后有什么东西流到了嘴唇上,轻轻一吸,还带着一股奶香味。

 

只不过也只是一阵,嫂子怕被他发现,连忙就拿着被子给他擦掉了。

 

由于动作太大,嫂子的那对大白兔还顶在他的胸膛上,压的二瞎都有点喘不过气。

 

“哎呦!”

 

阿雅娇喘一声,居然有点瘫软地爬不起身来。

 

不过屋外有人再叫,她也只得夹紧双腿,飞快地从二瞎身上离开。

 

等二瞎睁开眼看得时候,嫂子已经跑出了门,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只看的二瞎下面软不下去。

 

只可惜刚才被人给打破了,要不他现在都已经和嫂子在一起了!

 

“该死的王三,又来找嫂子搞事了!”

 

听着外面的声音,二瞎气冲冲地从床上起来,穿好衣服就准备出去。

 

刚好他出门的时候,也正好看到嫂子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,只是头发还有点散乱。

 

“二瞎,你怎么也醒了?”

 

刚才弄湿了二瞎一身,嫂子的脸色明显还带着几分窘迫,怕会被他知道刚才的事。

 

二瞎知道嫂子的心思,故意没提刚才的事,而是说道:“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喊,所以就起床了。”

 

嫂子听了,这才放心一些,随后眼神变得冰冷,“肯定又是那个王三,你在这别动,嫂子去赶他走!”

 

说完,她就气呼呼地走了出去!

二瞎忙跟着嫂子一起出去,免得她吃亏。

 

“王三,你来我家干嘛,赶紧给我滚!”

 

阿雅一推开门,就叉着腰冲着外面一个拿着水壶的男子骂道。

 

那男的长的一脸尖嘴猴腮样,猥琐的眼神不断在她的身上扫过,直让她觉得厌恶。

 

王三盯着阿雅,眼睛里头是毫不掩饰的贪婪,他奶奶的,这么漂亮的一个妞,上围挺翘的要呼之欲出,那小腰肢扭着扭着都怕断了。

 

偏偏嫁了个死的早的老公,这么早就守了寡,这要是嫁给自己,那还不得每天晚上都云雨一场不可!

 

被阿雅骂了一顿,王三也没有生气,反而是淫笑着说道:“雅妹子,你别生气嘛,我这次过来,是给你带补品的!”

 

说完,他举起手中的水壶。

 

“看到没有,这里头装的是牛根汤,咱们一起进去喝!”

 

“牛根汤?”

 

仿佛有什么脏东西飘过来一样,阿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

在他们这里,“根”的意思就是“鞭”,王三居然拿这种东西来给她喝,她怎么可能喝的下!

 

“王三,拿着你的牛根汤给我滚!”阿雅骂道。

 

“嘿嘿,别这么说嘛,你看你都是寡妇了,倒还不如成全了我,我以后肯定会好好对你的!”王三阴笑道。

 

“你做梦!我和二瞎在一起,也不会和你在一起!”

 

阿雅抱住了二瞎的手说道。

 

“他?”

 

见到阿雅那对硕大在二瞎的手臂上摩擦,像是自己的宝贝被人玷污了一样,王三顿时恼羞成怒。

 

“他只不过是个瞎子而已,根本就配不上你!”

 

“瞎子怎么了?”

 

二瞎站出来说道。

 

王三比二瞎要矮半头,二瞎一站出来,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二瞎的阴影下。

 

不过王三非但没怕,反而冷笑了出来。

 

“一个瞎子还敢在我面前横,我弄死你!”

 

说完,他飞起一脚,就朝着二瞎下面踢去。

 

“二瞎,不要!”

 

阿雅吓得尖叫一声,二瞎本来就看不见,万一被踢中了,那她想接着刚才干活都不行。

 

谁知道二瞎却像是下面长了眼一眼,王三一脚扫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抬手抓住了王三的脚。

 

紧接着,他一脚扫出,正好踢中王三的下面,蛋碎的声音立马传出来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