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老公刚走你就弄人家:女友说前任比我大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子墨时间:2019-11-08 11:47

她媚眼如丝的把嘴贴了上来,小手则像蛇似的钻进了我的裤裆,找到目标后猛地攥住。

 

“嘶……”我顿时抽起了凉气。

 文学

 

这娘们儿太骚了,手法更是熟练,想必平时在她男人身上演练的不少,而且一边揉捏把玩,一边在我耳边吐着热气:“我的小男人,舒坦吗?”

 

 Cyewang.Com

“舒坦,不,涨得难受,想尿尿又尿不出来。”我有点喘不上气,强压着邪火哼了一声。

 

“傻小子,一会儿尿出来就舒坦了。”说完她拉住我的手,往她腰下凑。

 

我怎会不知道她的意图,索性顺着她的引导,把手掌稳稳地扣在了她的后腰上。

 

“嫂子的肉肉软和吗?”

 

“软和软和。”我赶紧点头。

 

她又把我的手引到了她的身前,嘴里哼着,“你摸摸看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

“哇,这还有个小馒头!”饱满柔嫩的触感,让我禁不住喊出了声。

 

她噗嗤笑了:“呆子,就知道吃,可嫂子还饿着呢,想让嫂子也吃一口吗?”

 

“吃,吃哪儿,你随便。”我要下猛地一挺,恨不得马上把她摁在床上,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

“不要急,嫂子教你……”

 

她的身子贴了上来,一下把我推倒在了床上,没等我反应过来,两条大腿已经骑上了我的腰。

 

昨晚的一幕幕再次重现,我心有不甘,想翻个身,把她压在身下,彻底夺回男人的尊严,可她这时候已经疯了,攥住我的家伙就往她身上凑,嘴里还胡言乱语着:“强子,嫂子等不及了,快快,让嫂子也吃一口……”

就在这里,院门口的大铁门响了,有人在砸门:“许倩儿,快来开门……”

 

“是方嫂!”许倩身子一僵,随后抓起衣服往身上套。

 

“那怎么办?”我也慌了神。

 

“又不是大庆,你怕啥?”她白我一眼,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在我的家伙上狠狠地掐了一把。

 

“这不是怕有人嚼舌头根子嘛,让大庆哥知道了,还不得吃了我。”我一边穿衣,一边装傻。

 

“方嫂还没进来呢,随便哄弄一下就过去了,别怕哦。”许倩温柔的在我脸上亲了口,然后气定神闲的去开门了。

 

看着其肥臀扭来扭去,我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

要是刚才直奔主题就好了,说不定已经把这女人上了。

 

虽然昨晚才被强上了好几回,可那时候糊里糊涂的,哪比得上现在……

 

“呦,在家干啥呢,这么半天才来开门……”方嫂显然和许倩很熟,一进院就开起了笑话。

 

“呸,胡咧咧啥,人家刚才在看电视……”

 

“得得得,赶紧帮姐倒杯水,渴死了。”

 

见许倩还想解释,方嫂不耐烦了起来,进屋看见我坐在床沿,当即愣了,然后扭头朝堂屋喊了起来:“好啊你个骚倩儿,大白天就敢往家里藏野男人……”

 

“喊啥喊,小声点儿。”许倩一个箭步就跟了进来,捂住了方嫂的嘴,然后才翻着白眼道:“这是我家小叔子,你忘了,眼神儿不好使的那个。”

 

“哦,哦,敢情是大牛啊。”方嫂忙点头,眼神儿却一个劲儿的在我身上打量。

 

我怕露馅,赶紧装出一副直勾勾的样子。

 

不过这样也好,起码能光明正大的欣赏方嫂的姿色了。

 

不得不说,这女人长的确实漂亮,眉清目秀的,看上去比许倩年轻了不少,尤其是脸上那两个酒窝,让人恨不得凑上去咬上一口。

 

身材嘛,比许倩苗条些,腰细的能用手掐过来,但腰以下却又肥又翘,隔着裤子就能看到那鼓鼓的三角区域,这要是扒光了……

 

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,想起身客套,方嫂却主动的凑了过来,“大牛啊,你倩儿嫂可整天念叨你,来,让姐好好看看……”

 

“什么大牛大牛的,多难听,人家大名叫张强。”许倩急了似的把方嫂扯到了一边,坐下后还朝我抛了个媚眼,“强子啊,别见怪哦,你方嫂就是个嘴上骚,心肠蛮不错的。”

 

“呦,这么护短,说,你俩刚才是不是……”

 

“啥护不护的,都是邻里乡亲。”

 

方嫂挤眉弄眼的打着手势,许倩羞得满脸通红,但嘴上却没慌乱。

 

看来女人撒谎有天赋啊,明明差点儿被捉奸,这会儿却跟没事人儿的,而且许倩说着还凑到了方嫂跟前,挑眉坏笑:“我的姐啊,说,你是不是想男人了,咋啥事儿都往那上面琢磨?”

 

“想啊,都快想疯了。”方嫂嘴上够骚,一点儿都不避讳。

 

我听得心猿意马,怕留下来没好儿,连忙起身憨笑:“嫂子你们聊,我先回去。”

 

“行,以后常来玩。”许倩忙着和方嫂耍贫嘴,顺手把拐杖递给了我。

 

可没想到,我刚直起身子,下面那大帐篷就挺了起来。

 

“咦……”方嫂的眼神儿直了,死盯着我的裤裆。

 

吓得我一趔趄,紧走了几步。

 

出门后我没急着走,缓了缓神之后就反身摸了回去,听这两个女人到底念叨些啥。

 

刚凑到窗台下,许倩正咯咯的笑着:“你个骚货,人家都走了,还瞅啥瞅。”

 

“切,用你管。”方嫂嘴上毫不示弱,接着叹了口气,“唉,我也就是过过眼瘾,某人倒好,已经吃到肉了。”

 

“说啥呢,我是那样的人嘛。”许倩还在掩饰。

 

“可拉倒吧,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,要不,让姐检查一下……”

 

“啊,你干嘛?”

 

“能干嘛,看你底下那张嘴吃白了没。”

 

话没两句,就听里面悉悉索索来,明显在动手打闹。

 

我听着好奇,偷偷看了一眼,就见许倩已经被方嫂压在了身下,裙子被撩了老高,而方嫂那只手已经伸了进去。

 

卧槽,说下手就下手,这女人真猛。

 

“你,你坏,耍流氓。”许倩刚才被我撩的不上不下的,哪儿受得了这个,当时就叫出了声,但身子却没做出任何抗拒,而且还主动把腿岔开。

这么一折腾,裙子彻底撩到了腰上,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。

 

卧槽,两根手指都进去了?

 

“哼,都湿成这样了,还我坏?!”方嫂满脸通红,气喘吁吁着,“老实交代,你刚才是不是把那瞎子给吃了,说……”

 

嘴里说着,那只手还没闲着,立即又加了根手指。

 

“我说我说,哦,你轻点儿,别给人家宝贝扣坏了。”许倩果然撑不住了,小腹一抽一抽的,两只大白腿叉开到了极限。

 

我哪儿见过这个,被刺激的浴血喷张,然而接下来二人嘴里说的更骚。

 

一个问一个答,许倩把昨晚的事儿招了,甚至连某些让人喷血的动作都描述的清清楚楚。

 

经此,我也听了个明明白白。

 

原来刘大庆那活儿不行,更没有生育能力,这才想往我这儿借个种,而许倩长期得不到满足,半推半就的也就同意了。

 

“你家大庆真不行,一点儿也硬不起来?”方嫂似乎没挺过瘾,一脸坏笑的追问着。

 

“是啊,他根本就不行,要不我一个妇道人家,咋会干这么丢人的事儿。”许倩叹了口气,手却搭在了方嫂的腰上。

 

方嫂上身穿了件小褂儿,轻轻一撩,许倩的那只手就顺着肚脐摸了上去。

 

“嘶……”方嫂吸了口气,一双大眼也紧着闭上,任由许倩的手在胸上揉捏。

 

“姐,你这几年守寡不易,要不也加入进来,咱姐妹一块儿?”许倩摸的上瘾,嘴里还试探着,明显要把方嫂也拉下水。

 

“呸,那小子才多大,经得住咱折腾?”方嫂立即啐了一口,但话头上明显是默认了。

 

许倩见有戏,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方嫂的后臀,贴上去美眼迷离道:“姐你就放心吧,那小子猛着呢,昨晚弄了五六回都没事儿。”

 

“啊,五六回?”方嫂的小嘴张的老大,眼神炽热。

 

哼,这回信了吧。

 

我差点儿笑出声,刚才我裤裆里的情形她也看了,弄五六回之后还能这样生猛,就不信这女人还撑得住。

 

果不其然,她愣了下就开始反问:“倩儿,大庆今晚回家吗?”

 

“管他干嘛,他自己不行,还不许咱偷吃啊。”许倩紧跟着补了句,一脸的愁怨。

 

唉,看来女人一旦上了瘾,什么疯狂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。

 

原来只是在自家男人的眼皮子底下,这下可好,姐妹俩还要商量着一起偷吃……

 

不过这样倒是便宜了我。

 

只要刘大庆不在家,我就能搂着婆娘睡觉了,不,弄不好两个一起弄。

 

美的冒泡啊。

 

接下来,我以为许倩要把方嫂推倒,然后来一场赤裸裸的纠缠,可方嫂似乎更钟情于摆弄许倩,三下五除二把许倩扒了个精光。

 

许倩的身子已经看过了,而且来来回回也没什么花样,我就趁早溜了。

 

说不定今晚就有好事儿,得赶紧回家吃点饭,不然肚子饿的咕咕叫,还不得给这俩女人榨干了。

 

刚到家门口,就看见李玲在院门外等着。

 

她是我小学同学,又是前后街坊,经常跑我这儿来玩,这几年去乡政府上班,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。

 

将近一米七的个子,烫着一头大波浪卷儿,把本就精致的脸庞衬托的越发俏丽,再配上一身米格长裙,亭亭玉立的,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。

 

唉,这么好的丫头,要能娶进门多好。

 

我禁不住叹了口气,然后装没看见,自顾自的摸进了院子。

 

刚进去,李玲就从后边捂住了我的眼,故意粗声粗气的问道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

“除了你李玲,还能有谁?”我忍不住笑了。

 

“啊?你咋猜的这么准?”她明显有点意外。

 

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被她贴在身上的感觉,不由打趣起来,“当然是你身上的香味咯,我眼瞎,可鼻子好使。”

 

“讨厌。”她哼了声,似乎有点扫兴,但紧接着却挽住我的胳膊,继续往里走。

 

被她的胸肉紧挨着,我有点心猿意马,再加上刚看过许倩和方嫂的激情戏,嘴上就一时没了把门的,“小玲,你咋想起上我这来了,想哥了?”

 

“鬼才想你。”李玲撇了撇嘴。

 

“真不想?”

 

见她扭捏的样子,我忍不住继续挑逗。

 

“不想不想,就不想。”她的脸腾的就红了,说着就甩开了我的胳膊。

 

我一时没防备,身子就往旁边趔趄,本能的伸手拉住了她的腰。

 

她呀的叫出了声,却也赶紧扶了我一把,结果这么一弄,我俩就成了面对面。

似乎因为矜持,她把胳膊挡在胸前,脸红的能渗出血,垂下头,看都不敢看我。

 

见她没有要躲开的样子,我胆子大了三分,顺手拦住了她的后腰。

 

“呀,大牛哥,你干嘛……”她娇羞的扭了扭腰,却也没再抗拒,闷了片刻才抬起头,怔怔的看着我,“大牛哥,我来是想告诉你个好事儿,镇卫生所的成医生要开了按摩诊所,我正好跟她熟,就把你学过按摩的事儿说了,你猜怎么着?”

 

“啥?按摩诊所?”我闻言一喜,手上不由得加了把力气。

 

也许适应了这种状态,她没再扭捏,侧头笑道:“我可是费劲了口舌才帮你挣得了一个名额,你怎么谢我?”

 

“真的?”我差点儿乐疯了。

 

当年因为眼瞎,才跟村里的瞎子学了一手按摩的手艺,这几年一直在家,帮街坊邻里解决个腰疼腿酸的小事儿,虽然不挣钱,但也能挣点儿口粮什么的。

 

没想到今儿个就来了这样的好事儿。

 

真是老天保佑。

 

如果真正进入那种正规的按摩诊所,就有了钱花。

 

有了钱,就能攒着娶个婆娘,生一大堆孩子……不,我要努力挣钱,非把眼前这小女人娶进家不可!

 

脑子里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,手上就没了分寸。

 

腰下紧贴在一起,李玲有点不适应,眉头紧皱着,却也没显露出抗拒,就这样沉默了一小会儿,她就又倔强的抬起了下巴,“大牛哥,你要怎么谢我?”

 

“我……请你吃螃蟹。”我脑子连转,想起了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美味。

 

“切,腥气,人家才不稀罕。”她小嘴一撅,伸手在我肩上捶了一拳。

 

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,领口开咧,露出了一片白嫩柔滑。

 

和许倩那种结了婚的女人不同,李玲的规模虽然没那么大,却嫩的像新剥笋尖一样,饱满傲挺,再加上腰下紧贴着,我下面立马起了反应。

 

“愣啥呢,人家问你呢,怎么谢人家?”她似乎感到了身下的动静,红着脸嘟囔了一声,头恨不得扎进我怀里。

 

我精虫上脑,脱口而出:“要不,请你吃大肉肠?”

 

“什么肉肠?”她抬眼瞅了我眼,似乎没明白。

 

“就是那种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肠啊。”我嘿嘿一笑,腰下扭动起来。

 

“呀,你坏你坏……”她这下算是真的明白了,羞恼的推了一把,然后扭头就跑,一直出了大门才顿住脚,回头瞪了一眼:“大牛哥,我不求你谢我什么,只求你多挣点儿钱,去把你的眼治好,我,我妈又逼我相亲了。”

 

说完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 

“哎你等等……”

 

我急得差点儿追上去,然后告诉她,我的眼已经好了,可想到她家财大气粗,还有她老妈那个恶婆娘,鼓起的勇气一下就泄了。

 

差距太大了。

 

就算我两眼不瞎,以现在的窘迫,也绝对不可能配得上她。

 

唉,还是努力攒钱吧。

 

我无奈的回了屋,起火做饭。

 

好不容易熬到后半夜,手机响了,刚接通,许倩柔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:“强子,你方嫂在我这儿,想跟你说说话,你赶紧过来吧。”

 

嘿,这俩女人果然熬不住了。

 

想到今晚的刺激场面,我连拐杖都懒得拿,一溜小跑着出了门。

 

到了许倩家,大门已经上了锁。

 

咦,不对啊,咋锁门了,难道是……

 

脑子里灵光一闪,我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,一定是刘大庆没在家,许倩怕外人闯入才锁了门,要不然也不会后半夜才来电话。

 

极好极好,如果真猜中了,那今晚可就无忧无虑,抱着俩婆娘鼓捣到天明了。

 

我立即回拨了电话,不一会儿,许倩来开门,往胡同两边张望了两眼之后,就把我扯了进去。

 

刚把门反锁,就把我推到了墙上。

 

“小男人,你可算来了,今晚嫂子……”

 

不等话说完,她就猴急的抱着我的头,在我脸上一阵乱啃。

 

事已至此,我也没客气,伸手搂住了她的蛮腰。

 

这女人今晚只穿了件睡袍,下摆短的可怜,被我轻松撩起,结果往腰下一摸索,居然光溜溜的,什么都没穿。

 

好家伙,早有准备啊。

 

两瓣肥臀被我揉的变了形,等不到继续深入,就被她麻利的退了裤子,然后一哈腰,把我的家伙含在了嘴里。

 

“嘶,舒服……”

 

我爽的喊出了声,伸手去摸她的后臀,而她也格外配合,屁股撅的老高。

 

手指顺着深邃的臀沟而下……

卧槽,都湿成这样了……

 

当手指触碰到那一片黏黏糊糊时,我差点儿咬了舌头。

 

从见面到现在也不过三两分钟,不可能这么快吧,难道说这俩女人已经滚在一起鼓捣了?

 

好奇之下,我趁机挑逗:“嫂子,大庆哥不在?”

 

“哦哦,他去县城了,过几天才回来。”许倩忙不迭的回了句,就有啧啧的吃了起来。

 

“那……方嫂呢?”我紧接着又跟了句,同时下手抠弄起来。

 

手指刚滑进去,许倩就打了个哆嗦,身子随后挺得僵硬,嘴里则呜噜呜噜的叫开了:“哦,使劲,爽,爽死了……”

 

叫声太大,我怕被街上听见,赶紧用另一只摁住了她的头。

 

结果力道猛了点儿,比铁还硬的家伙一下捅进了她的嗓子眼。

 

正在这节骨眼上,院里传来了几声咳嗽,我吓了一哆嗦,赶紧松手。

 

许倩干呕着瘫坐在了地上,指着我笑骂:“臭小子,想捅死人家……”

 

“呦,等不及了啊,大门口就捅上了。”

 

许倩话音还没落,方嫂就插着腰扭了过来,弯腰扶起了许倩,嘴里还嗔怪着,“啧啧……你俩啊,赶紧进屋子说吧,丢不丢人。”

 

说完狠狠地歪了我眼,但当她眼神儿落在我腰下时,小嘴儿立即就合不拢了。

 

此时堂屋的灯光刚好能照到我这儿,猩红的家伙傲挺指天,说不出的狰狞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   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