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创业指南网 - 助力为您实现创业梦! TAG标签 - 网站地图 - RSS订阅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手机版
你身边最好的创业导师
您的当前位置:创业指南网> 创业故事> 女性创业故事> 正文

办公室里他要了我:民工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

来源:创业指南网编辑:子墨时间:2019-11-08 11:57

“啊?单身有两年了?那你还不憋坏了啊?生理有需求可怎么办啊!”

我愣了一下,看来邹云是喝多了,平时她绝对不会跟我说这种话题。

说完这话邹云也觉得话题有点聊过了,本就带着一抹红晕的脸蛋更是因为刚才的话羞的通红,也急忙别过头回避我的视线。

 文学

“姐就是问问,没别的意思,姐也是过来人......”

话题这么敏感,一时间气氛又变得十分尴尬,邹云抿着小嘴不断喝酒,我也一口气将一罐酒灌进肚。

可能是酒精作祟的缘故,借着刚才的话题,我壮着胆子问,“邹姐,姐夫这么久不在家,你身体也会有需求吧?不管男女,对那方面都会有需求才对。”

邹云没想到我会突然说出这么直白的话,惊了一下,小手微微颤抖,两团傲人也颤动了两下,看的我口干舌燥。

本以为话聊到这份上邹云不会理我了,正当我准备岔开话题缓解一下气氛,她却说道:“那能怎么办,我一个结了婚的女人,在寂寞也只能自己......解决。”

这次换做是我呆住了,不敢相信,她竟然愿意跟我聊如此敏感的话题。

邹云的回答让我更加大胆,我心里也有着别样的刺激感,带着这种心情,我又一次问道:“邹姐,你那时候会幻想一些画面吧?是想着姐夫吗?”

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,我能感觉到邹云的呼吸变得急促,脸蛋上的红晕更加明显,一双笔直的美腿也夹紧许多。

“当然是想着你姐夫,那会儿我不幻想自己的老公,难道幻想其他男人啊?”邹云强装镇定的开着玩笑,但胸前却波涛汹涌的上下晃动,像是兴奋了一样。

平时我和邹云也会聊几句,但这样刺激敏感的话题还是第一次,无论我和她,此时此刻都被这种刺激冲昏了头。

既然邹云能跟我聊这样的话题,也代表她心里并不排斥我。

邹云有些兴奋,便继续围绕这个话题与我交谈,同时半开玩笑的问我,“小超,你平时自己憋得难受,也会自己动手吧?那会儿功夫你想着谁啊?”

我偷瞄一眼邹云白皙的大腿,又拿起一罐啤酒灌进肚,咽了咽口水回答,“有时候会想到前女友,有时候......会想着邹姐你......”

说完这话,我感觉自己脸庞发烫。

邹云愣了一下,整个人惊慌失措,羞臊的脸蛋通红,直接红到脖子根。

邹云慌乱的说,“不早了,赶紧睡吧,明还要上班。”

听了邹云的话,我也有些后悔,平时我打死也不会说那样的话,可刚才也不知为何,我竟趁着酒劲和氛围,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。

我担心邹云会因为刚才的话生气,从此不再理我,赶忙解释,“邹姐,你别误会,我有点喝多了,刚才说的话没经过大脑,你千万别生气,对不起,我以后不想着你了。”

我心里忐忑不安,怎么说邹云也是结了婚的女人,平时她在外十分保守,属于标准的贤妻良母,面对我刚刚的话,肯定会逐渐疏远我,保持一个安全距离。

邹云没说话而是站起身,由于坐了太长时间,半透明的睡衣紧紧包裹住她丰硕高翘的美股,配上水蛇般的腰肢,看起来分外迷人。

我心里有些懊恼,看来她真的生气了。

我叹口气,整理客厅的空酒罐,就在这时,邹云突然开口说,“没什么的,要是你真的感觉想着我会很刺激,容易发泄,我也不介意,这样做既能帮到你,对我也没什么影响......”

说完话,邹云快步离开回到卧室,我呆呆的盯着被关上的卧室门,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做了个梦。

这一晚我满脑子都是邹云,久久未能入眠。

第二天一早我起床洗漱,邹云已经换好上班的装束正在外侧刷牙。

我看着她被包臀短裙紧紧包裹如蜜桃般的翘臀,不禁想起了昨晚她对我说的话。

邹云似乎也注意到我了,精致的小脸蛋刷的一下通红,赶忙刷好牙与我打个招呼便离开家。

接下来几天我和邹云几乎没怎么说过话,不管是我晚上到家,还是早上洗漱,邹云只要看到我都会脸蛋通红,与我随便打个招呼,便急匆匆的跑回房间。

我这才明白,几天前邹云很可能是顾虑我的心情才那样说,其实她心里已经生气了,甚至有些排斥我,否则怎么会见到我就跑?

想到这些,我有些失落,更加后悔自己当初说的话,这泼出去的水,还怎么收啊!

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眠,我没忍住给邹云发了条微信:“邹姐,睡了吗?我想跟你说点事。”

这几天我心里一直在想邹云,想到她有可能因为我的话生气了,心情变得一团乱。

信息发过去有十几分钟,我叹口气以为邹云还是不愿理我,又或者睡着了,刚打算合眼,手机响了一声,邹云回了我一条:“还没睡呢,睡不着。”

收到信息我高兴极了,正想着怎样才能让邹云重新接见我,她又发来一条,“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?不会是火气旺,睡不着吧?是不是在想我啊?”

因为我一直拿着手机想着怎样解释,她发来的信息我一眼便看到了,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没等我看仔细,信息立即被撤回,邹云重新发来一条信息,“明天还要上班,早点睡吧。”

我很清楚刚才没看错,但她马上撤回了,肯定是觉得跟我那样说话不妥。

我看到邹云的信息后满心激动,胆子突然壮大了几分,可能是网络聊天的关系,我借着胆子发了一条,“邹姐,你怎么还不睡啊?难道你想姐夫了?是不是身体有需求了啊?”

我心脏狂跳着将信息发过去,本想着如果邹云生气,我马上解释,可没想到她竟然立刻回复我了。

“恩,是有点想你姐夫,又没什么好办法,小超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收到这条信息,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,浑身的血液瞬间沸腾。

我咽了咽口水,想了半天才回复,“邹姐,我看一些小电影里都是用手和工具,那些小玩意去保健品商店就能买。”

此时的话题要比几天前的话题还要越线,但这次邹云并没有多么排斥,也没有找借口岔开话题,而是顺着我的话问,“你平时还看小电影啊?好看吗?我都没有看过,那些电影很有趣?”

“有时候会看一会儿。”我紧忙回复。

“就看一会儿?那你不是很难受吗?之后要怎么办?”

邹云一副刨根问底的态度不断问我,似乎对我这方面的事很好奇,我也没避讳,跟她说看完之后要自己悄悄解决之类的。

邹云发来一堆阴险的表情,问我,“你是不是想着我?”

“邹姐,我想着你,你不生气吗?我看你这几天都不理我。”借着这个话题我赶忙发过去,生怕我哪里说过了,又惹她生气。

邹云说她这几天没生气,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,很害羞,是我误会了。

原来这几天都是我误会了?看到这条短信我心里莫名的开心,我立即给邹云发送信息,“邹姐,其实我现在就想着你呢,特别想,想你想的浑身难受。”

邹云没回复什么话,而是发来一连串小锤子砸人的表情,又发来几个害羞的表情。

我见邹云没生气,又发信息过去,“邹姐,你能帮我个忙吗?你可以不答应我,但千万别生气......”

“帮什么?小超,我知道你年轻火气旺,你可别要求太过分啊,我可是有老公的人。”邹云立即回复。

我知道邹云的意思是让我不能越界,但她没拒绝,也代表只要不越那道底界,她也不会说什么。

“邹姐,我想借你内衣用用,我现在实在太难受了,用完我肯定洗干净。”我颤抖着手将信息发送过去。

虽然我壮着胆子发过去了,但邹云迟迟没给我回复,等我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错事。

我拿着手机想告诉邹云刚才只是开玩笑,可下一秒,她回复我了。

“放在浴室的架子上了,你自己去拿吧。”

看到信息,我激动的差点跳起来。

我兴奋的走向浴室,刚进浴室我就看见一件轻薄的小布料挂在浴室的架子上。

我拿起这块布料,双手不自觉的颤抖,甚至觉得自己拿到了一件宝贝。

布料是黑色的,属于保守型的布料,我仔细端详着,发现布料中间有点湿湿的,贴在鼻尖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体味。

拿着内衣,我快速给邹云发送信息,“谢谢邹姐。”

“不用谢,你用过放在一旁就行,我自己洗。”

“邹姐,你给我的内衣是不是刚刚脱下来的?”

邹云回复信息的速度要比刚才快很多,现在她和我一样,也在时刻盯着手机。

她回复我,“恩。”

异样的刺激让我更加大胆的发送一条信息,“邹姐,我看你给我的内衣都湿了,你刚才不会想着我来感觉了吧?”

邹云回复我一个害羞的表情,我激动的回复,“邹姐,你现在难道跟我一样,正在用手满足自己?”

“恩。”

邹云没有回避,而是承认了,她的承认让我更加兴奋。

我更加大胆,带着挑逗的语气发送信息过去,“邹姐,我感觉你的内衣将我包裹的好温暖,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,我好想你。”

邹云不仅对我的话不排斥,“小超,我现在也在幻想着你,好羞啊,这种感觉太让我难受了,我从来没跟其他男人这样聊过,我好兴奋。”

“邹姐,你难道没想过满足自己一下吗?”我一手打着字,一手拿着有些湿润的内衣,感觉身体的血液完全被烧开。

“我现在正在......用自己的手,想着你。”邹云回复的很快。

我只觉得脑袋内好像有什么炸开一样,脑海中瞬间浮现一幕画面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    返回顶部